展開

沈家本文化

沈家本墓及修復記

qq飞车手游多久算回归 www.vgefg.icu 出處:   發布時間:2014-03-11 10:26:54    您是第0位瀏覽者 字體

沈家本墓及修復記[]


 


潘仕仁    高勇年


 


沈家本(18401913),字子惇,別號寄簃,清代湖州歸安人,中國著名法學家。1840819日生于湖州城南編箕巷口沈家祖居,191369日在北京去世,后歸葬在湖州妙喜(現妙西)渡善橋,現墓遷至湖州妙西杼山。


 



 


妙喜與妙西有什么區別?妙喜及妙喜渡善橋、杼山在湖州的什么地方?


    妙西位于湖州西南,距湖州12公里。從湖州驅車經104國道和11省道15分鐘即可到達,是通往安吉的必經之地,交通十分便利。


    據資料記載:妙西本名妙喜,以寺觀得名。梁武帝大同七年(公元541年)建妙喜寺于湖州西11·8公里的金斗山,“帝以東方有妙喜佛國因以名之”(引自同治《湖州府志》卷四十八)。唐貞觀六年(公元632年)移妙喜寺于杼山。故妙喜之地名始于唐。因“喜”與“西”在湖州的方言中音近似,故有妙西之名。因此,妙西即妙喜也。妙西現是隸屬湖州市吳興區的一個鎮,妙西鎮人民政府的所在地在妙西自然村。


杼山,即今妙西的寶積山。該山位于現鹿唐公路之西,杭牛鐵路之北,妙西鎮所在地之背。據記載,宋治平二年(公元1064年)妙喜寺改稱寶積禪寺,故杼山隨稱寶積山,然而妙喜之地名未易。杼山是茶文化的發祥地,茶圣陸羽曾在此撰寫了世界第一部茶文化專著──《茶經》,現留有的三癸亭就是當年刺史顏真卿為紀念陸羽而筑。


渡善橋位于妙西鎮的東部,是隸屬妙西鎮的一個村。據資料記載,該村是因橋而得名的。渡善橋建于清末,該橋是南北朝向,橋下之水是東西方向。該橋的具體建造年代應當是在光緒七年(1881年)以前。因為,從清光緒七年刻的《光緒烏程縣志·卷一》中所附的《烏程縣境西南方圖》已有“渡善橋”的標記。


 



 


沈家本生前對故鄉——湖州有著深深的感情。他在六十歲時寫給湖州親人云抱詩十首中的第十首道:“手澤書存盥露披,禮堂審定復何時。欲知鄉思今多少,夢繞龍山閘水旁”。此詩中夢繞的“龍山”在何處?為什么將龍山與鄉思連在一起?筆者推斷,此龍山應當是沈家本之父沈丙瑩的墓葬之山。據資料記載,沈家本的父親于同治九年(1870年)十月逝于湖州。當時,沈家本向刑部請假,從京師回到家鄉,為父守制。為安葬父親,他一到湖州,便四處尋覓墓地,最后“購妥張氏白龍山活石頭之地”。查資料可知,湖州城西有白龍山。湖州有葬父的白龍山,沈家本在詩中借龍山來襯其鄉思入夢,可使人感到他的鄉思唯有入土才能休之意。


沈家本很熟悉妙西,很愛妙西。他在給湖州親人云抱詩十首中的第四首道:“關心妙喜山中竹,莫笑清貧太守讒??墑俏尢錒橐嗟?,為他苦筍脫朝衫”。一句“關心妙喜山中竹”,道出了沈家本對湖州妙喜(即妙西)的熟悉和懷戀之情。妙喜山上的竹,好翠!怎么不令人向往。他那句“可是無田歸亦得”,更是一種超脫,一種歸心似箭。


另外,沈家本祖宗的墳山在湖州妙西。據沈家本所輯的《沈氏家集·蓼庵手述·宗譜》記載,沈家“墳山:烏程管五十一莊妙喜山地四十畝共一單;又十畝,又高山四畝,另各一單;又筍山三畝六分,另一單,總入永寧寄莊沈舜庸戶下。其單俱系道光三年被水沖失,呈明補給”。葉落歸根,是中國人的習俗,也是湖州人的習俗??鑾?,從《沈氏家集·蓼庵手述·宗譜》中,我們還可知道,沈家本的祖父沈鏡源有“惟墳墓宗譜不得混廁以違定例”之訓。因此,既然沈家的墳山在妙喜,沈家本去世后歸葬湖州妙喜,也就理所當然了。


可以這樣判斷:沈家本對湖州的思鄉情結和對妙西的熟悉、熱愛,以及他的祖宗的墳山在妙西,是他死后歸葬湖州妙西的重要原因。


 



 


去世后歸葬湖州,是沈家本生前自己的心愿。沈家本生前有明確的遺愿,即死后歸葬湖州,要與自己的列祖列宗長眠在一起。從其子女根據沈家本生前的遺愿,翌年將靈柩運回原籍之說判斷:沈家本去世后,其子孫將其靈樞從北京移回湖州下葬在妙喜,是在實現他的鄉情回歸。


沈家本是191369日在北京去世的。但是,他的靈柩是在1914年運回湖州的。據李貴連《沈家本傳》記載:“一九一四年,沈家本的子孫將靈柩運回浙江,葬于吳興縣(民國后,歸安、烏程兩縣合并為吳興縣)之渡善橋”。


這里需要說明的是,沈家本的靈柩從北京運回湖州時,不是直接到妙西下葬的,而先運至湖州故居停靈(據說停靈時間為20天),后再下葬的。這里的故居是指沈家本自己的故居,即湖州甘棠橋直街1號的故居。該故居是沈家本為官后購置的。沈家本的靈柩先運至湖州后,是停放在該故居的正廳,設靈堂供人吊唁的。


沈家本的靈樞具體何時下葬妙西的?據湖州市文化局19941120日湖文辦[1994]41號《關于重修建沈家本墓的函》記載,沈家本“一九一三年六月九日病故,翌年四月二十一日葬于貴鄉渡善橋”。由此可見,沈家本下葬妙喜渡善橋的日子應是1914421日。


從沈家本下葬的日期推算:如果沈家本的靈柩運回湖州后停靈20天的話,那么其靈柩是趕在1914年清明節前運到湖州的。清明節前后,作為停靈吊唁,倒也符合湖州民間習俗。沈家本的靈柩選擇在清明后即下葬既是與民間習俗有關,也是恰巧趕在天氣變化之前的。據資料記載,民國3年(19145月,即沈家本下葬后的次月,吳興城鄉臺風為災,倒屋傷人畜,淹沒船只不少。


沈家本歸葬的具體地址是妙西渡善橋姜家浜東300米處。姜家浜是妙西渡善村的一個自然村,它在渡善橋之北,渡善橋自然村之西北,基山之南,鐵路之東。沈家本墓的原來的結構,現暫未找到記載原貌照片之類的資料。但在199088日,潘仕仁、王紀亭、屠森康同志在妙西渡善橋走訪當地群眾時,據當地一位土生土長的時年已86歲高齡的王富慶講,沈氏原墓由墓碑、墓道和袁世凱挽拜的石柱對聯組成,墓為磚石結構,墓頂為土堆。


 



 


    沈家本的原墓是在“文革”中遭毀的。據湖州市文化局19941120日湖文辦[1994]41號《關于重修建沈家本墓的函》記載,“文革期間沈墓被毀”。據潘仕仁在20世紀90年代走訪當地群眾,綜合群眾回憶的情況,也作出判斷認為,沈家本的墓是在20世紀“70年代‘文革’期間”遭毀的。我們知道,“文革”期間,凡古代官僚的墓一般均在“破四舊”之列。沈家本的清朝官員,其墓在“文革”期間難以幸免而遭毀損,實屬情理之中。


值得一記的是,沈家本墓前的袁世凱題詞的石柱對聯,卻在沈墓遭毀后陰差陽錯地奇跡般地保存了下來。就在20世紀90年代,潘仕仁等到妙西渡善橋走訪時,王富慶老人提供了這樣一個線索:沈家本墓前的袁世凱題詞的石柱對聯,在沈墓遭毀后,被當地農民用來當建筑材料,筑在了渡善橋斗門頭機埠閘門兩側。潘仕仁等知此事后,即在王富慶老人的帶領下去該機埠實地查看,果然看到了袁世凱題詞的對聯石柱。當時,這兩根石均豎在機埠下閘門兩側,石柱完好無損,且每根石柱均有五個字露在水面上。潘仕仁等甚是興奮,即囑咐當地村干部,這兩根石柱是有文物價值的,請他們保管好,千萬不要損壞。在潘仕仁等人的走訪下,原置于石柱對聯前面的抱鼓石一對,也在當地村西頭的渠道口處找到。同時知道,在沈家本原墓遭毀時,其遺骸被裝入壇中,埋在原墓(姜家浜東側)的地里的。


于是,在19944月召開的湖州市第三屆人代會第二次會議上,潘仕仁等10位市人大代表向會議提交了建議修復沈家本墓的議案。同年8月,市文化局答復:“沈家本墓 的修復工作已列入近期文物搶救規劃,維修方案設計工作已完成”。同年1120日,市文化局向妙西鄉人民政府致《關于重修沈家本墓的函》稱:為紀念沈家本“這位杰出的湖州籍法學家,報經市政府同意,在當地重修沈家本墓”。并請妙西鄉政府積極協助,“按修建方案負責組織實施”。并在當年1129日,由市文化局與妙西鄉人民政府簽訂了《重修沈家本墓協議書》,明確了重修沈家本墓的方案、設計圖紙及模型等事項,并明確該修復工作定于1995331日前竣工,45日前驗收完畢。


根據沈家本墓修建方案,為方便交通,有利于?;す芾淼?,墓址將從原渡善橋村姜家浜移至妙西杼山新建的“三癸亭”西北側的坡地上,墓向與原墓一致,為東南向。墓由臺基、墓堆、墓圈、墓碑等組成,采用磚石混凝土結構;臺基采用清代常見的后圓前方直式,面積約112·5平方米,高0·80米,踏跺為五級垂帶式;墓堆圓形,直徑3米,高1·5米左右;墓 圈利用自然地形削成直徑6米半圓形;墓道,僅指墓堆與墓圈之間的通道,等等。


為了修建沈家本墓,在1994年冬天,施工人員在潘仕仁等人和市文化部門的指導下,將袁世凱題詞的石柱對聯從機埠閘門從起吊了出來。為防止損毀,整個起吊過程十分仔細。修復沈家本墓時,在妙西文化站原站長沈虎卿等同志的指點下,又把埋在姜家浜東側的沈家本遺骸重新從取出,并對沈家本遺骸進行整理,用紅綢包裹,后置入壇內,再放入新修復的墓中。


沈家本墓的修復工作,在大家的努力下,最后是在1995年春天全部竣工的。


這里還需要說一下墓碑事情。鑒于沈家本墓原來的墓碑在重修時已找不到,故在墓剛修復時,墓碑是用花崗石新做的,碑身高1·20米,采用陰刻楷書“清著名法學家沈家本之墓”,其中“清著名法學家”六個字較小,分直寫2行,每行3字,寫上碑上方,涂紅色;而“沈家本之墓”五個字較大,直寫在碑中央,涂黑色。后來,鄒瑜先生(前司法部部長,時任中國法學會會長)為沈家本重新題寫了墓碑。鄒瑜先生題材寫的沈家本之墓手跡墨寶到了湖州后,沈家本墓碑又重新刻做。現豎在沈氏墓前的即是鄒瑜先生題寫的墓碑,該墓碑立碑的時間,正好是法國國立科學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鞏濤先生來拜謁沈家本墓的時間。因為,從鞏濤先生在沈氏墓前所拍的照片來看,有沈氏墓碑用楷書書寫的,也有鄒瑜手寫的。因此可以斷定,換墓碑的時間則正好鞏濤來湖州的這段時間。而鞏濤來湖州的時間則是199712月。


 



 


1995年沈家本的墓修復完成時,其墓前的通道沒有修。由于墓是修在杼山朝東南的坡上的,從墓到山腳下面道路有幾十米,上下極不方便。20019月,潘仕仁、高勇年和張建智等陪沈厚鐸到妙西拜謁沈氏之墓時,從朝南的山腳走到沈氏墓前,由于沒有路,均是在松竹林里腳踏在荊棘,手拉灌木枝,彎腰爬上去的。當時,幾位同行人均對此情此景甚是感慨。


2002年,湖州市人民政府與中國政法大學決定于2003年在湖州聯合舉辦“沈家本與中國法律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為了迎接國際學術研討會,便于來賓拜謁沈家本墓,湖州方面負責具體籌辦工作的潘仕仁、高勇年和張建智提出的修繕沈家本墓前通道的建議,得到了采納。


鑒于湖州市具體承辦“沈家本與中國法律文化國際學術研討會”的部門是湖州市司法局。所以,沈家本墓前通道的修繕工作由湖州市司法局與妙西鎮人民政府之間進行聯系。沈家本墓前通道的設計方案和通道涉及的土地及施工事宜,在潘仕仁、高勇年和張建智等人的直接指導下,由妙西鎮政府負責落實。妙西鎮政府由楊根花、朱平學專門負責抓墓道修繕工作。


墓前通道采用朝南下坡的傳統朝向。墓前通道按163級臺階設計,象征著沈家本1840年誕生至2003年已163年。這次墓前通道修繕,還包括墓前平臺的加寬。原墓前平臺較窄小,參觀者拍照很不方便。這次平臺加寬,是按照能方便參觀者拍攝沈家本墓全景的要求施工的。在墓前平臺兩側立面還專門各鑲一塊碑記,一側的碑記刻沈家本簡介,一側的碑記刻陳寶琛題在沈家本遺像上的詩。妙西杼山所在村的徐根法,在負責落實平臺兩側碑記的加工刻制上化了工夫。最后,選定了由湖州白雀的一家企業刻制了碑記。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3年初,沈家本墓已經被湖州市人民政府列為市級文物?;さノ?。20034月,由湖州市博物館具體承辦,在妙西杼山沈家本墓前通道的中途轉彎處的山坡上豎立了市級文物?;さノ壞謀?。


墓前平臺加寬及通道修繕的施工是從2003年春節后開始的,至同年4月底基本完成施工,6月份進行竣工驗收。


 


 








[] 本文是作者在參考有關資料的基礎上,結合自己的所見所聞撰寫而成。其中參考資料主要有《湖州市志》、《湖州市地名志》、《沈寄簃先生遺書》、李貴連《沈家本傳》、《光緒烏程縣志》、《光緒歸安縣志》、《博通古今學貫中西的法學家——1990年沈家本法律思想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集》、李貴連《沈家本年譜長編》、沈家本編《吳興沈氏長橋家集》,以及湖州市有關部門的資料。

上一篇:高勇年律師參加紀念沈家本逝世100周年的“沈家本法律思想研討會”
下一篇:高勇年:《法學泰斗沈家本》后記

版權所有:浙江東唐人律師事務所 地址:浙江省湖州市東街23號五樓 電話:0572-2065770 E-mail:[email protected] 浙ICP備05045455號

浙公網安備 33050202000501號